马拉松母子,从长城跑到白云山(组图)

 

欧靖芳(右一)、儿子S(前排右一)以及圭塔一家在长城马拉松比赛中。 (采访对象供图)两个美国家庭在珠江边快乐地奔跑。 摄影:本报记者 杨敏 通讯员 黎伟佳

  美国家庭讲述在广州的运动故事

本专题策划:本报记者 陈伟胜

本专题撰文:本报记者 杨敏

从华盛顿到广州,美国人欧靖芳(Jenny O’Connor)一家始终保持着运动的习惯。在没有人告诉她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时候,她已经在闺密圭塔一家的号召下带着儿子一起参加长城马拉松赛。首届广州马拉松即将在11月举行,在广州居住了近3年的欧靖芳当然不会错过,她还向读者们推荐了市区几个跑步好去处,白云山是她的首选。最让她不解的是,哪怕自己清晨6时开始跑山,却总能发现很多老人家已经开始优哉游哉地下山了。到底这些老人家都是什么时候开始上山锻炼的呢?她一直没好意思上前询问,也许下次在山上遇见正在一鼓作气往上冲的欧靖芳,哪位热心的读者可以帮她解开这个疑团。

爱长跑

跑上了长城

采访当天欧靖芳特地穿上了运动装,健美完美的身型让她看起来根本不像4个孩子的母亲。欧靖芳与圭塔一起坐在咖啡馆的露天座位上,几个孩子疯狂地在草坪上奔跑。欧靖芳的丈夫欧恺龙(Brian OConnor)在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任职,一家人在广州已经生活了快3年了。我们的话题从马拉松开始,跑步是欧靖芳最喜爱的运动项目。

圭塔也是一名酷爱运动的妈妈,加上孩子都在一所学校就读,两人经常相约在一起。今年2月,圭塔告诉欧靖芳,自己全家报名参加了长城马拉松赛。“她知道我也热衷跑步,就试图说服我一起参加。”既是自己热爱的运动项目,又是在长城举行,欧靖芳心动了,她决定报名,而且还带上儿子谢默斯(Seamus)。原来,圭塔的丈夫斯科特(Scot)将带着儿子大K和小K参加5公里长城马拉松赛,谢默斯正好与两个K是好朋友,3个小家伙分别获得各自年级的赛跑冠军。

5月中旬的一天,欧靖芳一行6人飞往北京,住在最靠近起跑点的小旅馆里。毕竟是有参赛经验的人,圭塔在广州的时候就和欧靖芳提前煮好了意大利面,并用保鲜袋封好。19日凌晨,欧靖芳和儿子赶在5时45分的设定闹钟时间之前就醒过来了。

参加5公里马拉松比赛的选手要乘坐大巴前往出发点,欧靖芳告诉儿子要好好享受比赛过程,“拥吻之后,我目送儿子上车,之后我和圭塔开始为比赛作准备。我们要先跑6公里,那全是上坡路,大概需要45分钟。”回忆起当天的情景,欧靖芳难掩兴奋,“跑完6公里之后,我们来到了长城的入口。长城这一段真是让人叹为观止,从长城俯瞰,景色怡人,美得让我几乎窒息。”欧靖芳与圭塔被长城的美景吸引得几乎忘记了自己正在比赛,她们沿途不停地拍照留念,更拍下不少视频。

等欧靖芳与圭塔跑下长城之后,沿途为选手们加油鼓劲的人群越来越多,而3个小男孩已经结束比赛了。“我们互相拥抱过后,发现只是完成了10公里的路程,而半程的比赛是21公里。”孩子们陪着欧靖芳与圭塔完成接下来的比赛,他们比大人们更加兴奋,一路上都在与其他选手击掌相庆。尽管花费了相当一部分精力在拍照上,但是欧靖芳还是获得937名参赛者中的第58名,“这也是女子成年组的第18名,老年女子组的第5名。”幽默的她不忘调侃一下。圭塔紧随其后,总成绩更比去年快了20分钟。谢默斯以45分钟完成了5公里的比赛,夺得了第6名,年仅8岁的他还是首名冲刺的美国人。圭塔的大儿子比谢默斯慢了1分钟,小儿子也是紧跟老爸身后冲刺的。“我为他们感到骄傲,要知道,大多数参赛者都是成年人。他们确实太棒了。”

爱长跑

跑遍了广州

从报名参加长城马拉松赛到出发飞往北京,欧靖芳与圭塔大约有两个月的备战期。“尽管平时我也时常在广州跑步,但是,仅两个月时间准备半程马拉松确实有些仓促,于是我和圭塔决定加强训练强度。每个周末都按照军人的作息时间太阳还没有出来就起床赶往白云山,这样,我们可以在孩子们展开周末的体育锻炼前回到他们的身边。”

欧靖芳和圭塔把白云山评选为长跑者的最佳训练地点,“白云山绝对是广州一个不可多得的锻炼好去处,我们通常5时30分驱车从市区出发,6时到达白云山脚,一路向山顶进发。奇怪的是,我们还在上行,身边却是陆续开始下行的老人家们,这太让人惊讶了。”欧靖芳用了不少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去表达她们对老人家们的佩服,“我和圭塔都以为自己够早的了,没想到,老人家们比我们更早,我其实一直都想去冒昧地拦下一两位问个清楚:到底你们都是什么时候上山的呢?难道是半夜吗!”

除了那两个月的特训,欧靖芳平时也会挤出时间在城区内长跑。家住珠江新城的她列举出好几个广州市区的心水跑步胜地。“首先当然是白云山,我太喜欢它了;麓湖也是很不错的,夏天在树阴下慢跑的感觉很好;珠江公园是我平时去的最多的地方,一圈大概1000米,沿途会有市民用中文跟我打招呼和给我加油;二沙岛靠近星海音乐厅的江畔也是不错的选择;我的工作地点在沙面,那里附近也有慢跑的好地方” 。

圭塔补充了一个晨跑的好去处,那就是海心沙以及花城广场附近,她和欧靖芳都认为,在广州亚运会之后,市区的环境大为改善,跑步的去处多了许多。“亚运会前,我们总是在市区里看到未完工的建筑,现在很多设施完善了,在海心沙附近晨跑,还会看到那些一起跳舞和打太极的长者,有时候真想加入他们。”

爱运动

中西有差异

3个参加过长城马拉松的男孩有人穿着皇马的球衣,有人则穿着恒大的战衣。除了跑步,他们还是足球、篮球、棒球的狂热分子。圭塔家的两个男孩曾到天河体育场观看恒大的比赛,圭塔告诉记者:“在天河看球的感觉很棒,有一支让整个城市的球迷死忠的足球队,就是不一样。”

欧靖芳的女儿一直热切地期待着发言的机会,记者问她喜欢哪几项运动,这个6岁女孩一口气数出了9种。“他们在学校里,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参加一个项目的学习班,到了周末,我们会组织他们参加联赛,有足球的,也是篮球的,我们这些父母基本上至少担任一支队伍的主教练。”欧靖芳既执教篮球队,又执教足球队,“我很赞成孩子们从小参加团体体育项目的训练和比赛,这可以培养他们的团队合作精神和个人的领袖气质。”她发现,不少广州的家长也会让孩子参加体育锻炼,但是以室内项目居多,而且大多数是个人项目。“这也许是中西方家长的差异吧,可能你们担心小孩子在室外的运动中受伤的几率会增加,但是我们更倾向于让他们更多地去与大自然接近。”

两位美国母亲早就了解羽毛球在广是多么受欢迎。“我很想让儿子学打羽毛球,但是,学校的羽毛球兴趣班总是爆满,我们没有机会报上名。”欧靖芳还知道中国的国球是乒乓球,因为她家里隐藏着一位高手欧恺龙。“我和丈夫谈恋爱的时候,我一直不知道他竟然会打乒乓球,直到他到我家,他竟然和我父亲打起了乒乓球,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水平的,反正就是搓过来推过去的,那个没完没了啊……”让欧靖芳哭笑不得的是,丈夫始终认为自己的球技经得住考验,哪怕到了中国,他还是这么自信。“等哪天广州举行业余的比赛,我一定怂恿他参加。”

采访当天正好是欧恺龙的生日,做妻子的正在发愁生日礼物,因为记者的牵线,欧靖芳反复道谢:“我相信这是丈夫最想得到的生日礼物!”原来,欧恺龙的另一大爱好是水球,可是来到广州后,他总是找不到打水球的伙伴与场地,记者马上联系了前广州水球队队员、二沙亚洲羽毛球馆的负责人杨乘风。第二天下午,欧恺龙在杨乘风的介绍下终于打上了水球。“我丈夫玩得很尽兴。他告诉我,那些年轻的球友们打得很棒,希望今后有更多一起打球的机会。如今,他终于找到了‘组织’,太让人开心了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标签:广州 长城 参加 比赛

上一篇:携现男友捧场前男友黄晓明新店?秦岚方否认

下一篇:拜仁1-4斯图加特 球场上屡屡失利令球迷们心灰意冷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